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 > 社会新闻

导游自由执业,谁在叫好

2016-05-16 02:31:22 来源:  作者: 麦米网
摘要:吴名遂 绘■本报记者 李宝花 实习生 裘雯涵《国家旅游局关于开展导游自由执业试点工作的通知》日前正式下发,包括苏浙沪在内的9个省市旅游委(局)均纳入此次试点。在一些行业人
导游自由执业,谁在叫好

吴名遂 绘

■本报记者 李宝花 实习生 裘雯涵

《国家旅游局关于开展导游自由执业试点工作的通知》日前正式下发,包括苏浙沪在内的9个省市旅游委(局)均纳入此次试点。

在一些行业人士看来,试点给原来必须挂靠在某一旅行社名下或者靠交纳“人头费”才有团可带的导游们松了绑,未来可以通过线上线下平台招揽生意。记者调查发现,对于试点,无论是旅行社还是一线导游,有人叫好,也有人心存疑虑。

保障有了限制也不少

上海春秋国旅专职导游员李智从事导游行业三年半,他做导游不久,就遇上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》实行,切身感受到《旅游法》给导游带来的改变。

李智告诉记者,《旅游法》 出台前,导游不一定有固定的挂靠单位,工资不稳定,吃“百家饭”,没有公共保障、社会保障,“有点游魂野鬼的感觉”。《旅游法》规定旅行社应当与其聘用的导游依法订立劳动合同,支付劳动报酬,缴纳社会保险费用,很大程度保障了导游们的基本权利和收入。

但保障背后,也有着对导游的诸多限制。《旅游法》第四十条规定,“导游和领队为旅游者提供服务必须接受旅行社委派,不得私自承揽导游和领队业务。”被绑定在旅行社旗下,导游的求职能力变差,长期的低收入也令导游提供的服务大打折扣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导游自由执业似乎已成为大势所趋。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在2016年全国旅游工作会议上表示,今年要深化导游管理体制改革,取消“导游必须经旅行社委派”的政策规定,放开导游自由执业,拓宽导游执业途径,建立导游服务预约平台。游客既可通过线上平台预约导游,也可线下自主联系,实现交易方式完全放开。李金早的表态,正式宣告导游自由执业的“开闸”。

在线平台上比拼特色

在此背景下,一些嗅觉灵敏的社会资本提前介入这一领域。

李智告诉记者,他和一些同行已经在试用一个名为“棒导游”APP的线上平台,参团游客可以在平台上预订导游服务,还可以给导游提供的服务给予好评或者中评、差评等。

四川中国青年旅行社资深导游蒋涛,试用同一平台已小有心得。在蒋涛看来,以前对一个导游业务水平、服务技能的评价,基本由企业内或行业内的一些权威机构或专业人士认定。自由执业后,通过在线服务平台,导游的水平、技能交由市场和客户评判,会更直观,也更能体现导游的个人价值。

蒋涛认为,自由执业的导游想脱颖而出,必须发挥自己的特长。比如喜欢运动的,可以在定向运动、漂流、探险、高尔夫、冲浪、攀岩、登山、徒步等极限和亚极限运动项目上学习和掌握更多专业知识;找得到美食,弹得一手好吉他,懂得欣赏各流派音乐和美术,看得懂歌舞剧,品得来红酒,懂得摄影……这些技能上有任何一项突出,这个导游就会更受游客喜欢。“有实力就不怕挑战,游客从‘去哪玩’到‘玩什么’再到‘跟谁玩’,这是必然趋势。”

导游想自由也有门槛

蒋涛的描述,让导游自由执业看起来很美。不过记者了解到,虽然导游自由执业的细则尚未出炉,但导游自由执业绝非毫无门槛。

比如,《导游自由执业试点管理办法(试行)》 明确规定:导游不经过网络预约平台或线下自由执业业务机构,自行开展自由执业业务的,按照《旅游法》 第一百零二条处一千元以上一万元以下罚款,并暂扣或者吊销导游证、领队证;自由执业的导游不得从事讲解、向导以外的其他业务;自由执业的导游人员强行推销商品和服务,向旅游者兜售、变相兜售物品的,推荐不具有合法资质的餐饮、住宿、购物场所的,均可按照《导游人员管理条例》相应条款进行处罚等。

行业人士认为,这些规定有助于游客保护自身权益,避免被“野导”“黑导”坑蒙拐骗。而对于想要试水自由执业的导游们来说,靠购物推销等老招数已经行不通了。

上海锦江旅游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董明告诉记者,导游自由执业试点的出发点在于减少企业负担,让导游这个职业更加市场化,初衷是好的。以锦旅来说,每年在导游人力上的支出在400万至500万元左右,忙的时候这些导游仍然不够用,淡季的时候他们又没有足够多的团可以带。如果导游自由执业实行,企业的选择权会更大一些,不用和所有导游一一绑定,成本会降低不少。当然,也有一些导游对这样的试点有想法,就是担心会被旅行社当成“包袱”扔掉。

对导游自由执业,上海国旅资深导游胡蓉也有疑虑:真正能够适应这种市场化竞争的导游比例有多少?导游自由执业后的服务收费能不能符合他们的预期?一些旅游团习惯于先找信得过的旅行社再找对应的导游,自由执业的导游有多大概率能自己获得游客的直接预订?

在专家看来,自由执业将有效遏制“购物团”。中国旅游研究院副研究员杨彦锋表示,未来散客化是旅游行业的大势所趋,跟团游的减少让导游自由执业的监管变得更加重要。自由执业放开后,导游“买团”现象会有所减少,同时也有利于让市场回归到导游的服务价值本身上去。游客也会有更多机会选择有特色和专长、服务态度好的导游。

相关阅读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