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旅游 > 旅游资讯

草原天路收费的远观与短视

2016-05-16 08:31:20 来源:  作者: 麦米网
摘要:舆论对“草原天路”收费的炮轰,主要从三个方向开火:其一,收费依据是否合法;其二,收费的决策程序是否合规;其三,收费是否属于杀鸡取卵式的短视。已经成功举办过草原音乐节的张北县政

舆论对“草原天路”收费的炮轰,主要从三个方向开火:其一,收费依据是否合法;其二,收费的决策程序是否合规;其三,收费是否属于杀鸡取卵式的短视。

已经成功举办过草原音乐节的张北县政府,应该也是见识过大世面的,对舆论的反弹不可能没有预判和预案,面对舆论的重压,其回应也是有备而来。其一,首先声明收费的主体并非“草原天路”,而是“草原天路景区”。一词之差,就绕开了《公路法》和《公路收费管理条例》的限制,收费之举也就具备了合法性。其二,一本正经地召开了听证会,获得了省政府相关部门的批准。即使是再激烈的批评者,似乎也很难在现有的程序规则下找到其中的破绽。

至于对所谓“短视”的批评,估计张北人只能报以“呵呵”了。短视也好、远视也罢,操心的都是张北的利益,按说张北人民该表示感激才对。但张北人要短视,外人却非要他们远视,其间的冲突,其实可能是视力之外的原因。比如在张北人的盘算中,收费虽然短视,但有现实可见的利益,而外人建议的高瞻远瞩,很可能只是一张画饼,不过是他们不想掏钱的说辞。

在草原天路之前,张北最为人所知的,是张北草原音乐节。这个被乐迷们称为“最像伍德斯托克”的摇滚音乐节,至今已经成功举办了7届。几乎所有的摇滚音乐节,在乐迷看来是盛事,在外人看来则是群魔乱舞。当年(2009年)的张北就能够敞开怀抱,接纳来自全国甚至世界的各路“群魔”,而且一口气承诺了10届,可见还真不那么短视。张北急于对草原天路收费,也就不能完全用短视来解释。

其实围绕设卡收费的短视和从长计议的远视,历来都是争议不断。而无一例外的,总是要收费的一方“短视”,需交费的一方“远视”。这规律是如此的刚性,让人不得不怀疑,所谓短视与远视,其实根本就不是视力之争,而是利益之争。所有“我是为你好”的远视建议,可能都是为自己省下银子的说辞。

约翰·罗尔斯在他的名著《正义论》里,提出了更为著名的“无知之幕”。即在决定某项公共政策时,应该把所有参与者都圈进某个黑幕,使其不知道在未来的政策下处于有利或不利的地位。只有这样,每个人发表意见时,才会兼顾各方利益,使最终做出决策不会过分倾向某个个人或群体。具体到草原天路收费议题,如果某人发表意见时,不知道自己将成为张北人还是路过的游客,则他发表的意见才可能公允持平。

显然,现实中的无知之幕并不存在,游客们和张北人都清楚地知道各自的利益所在,于是舆论群起抨击,张北人艰难辩护,也就顺理成章。但即使没有无知之幕,也不妨换个立场为对方想想,批评起来的时候或许就不那么慷慨激昂。张北县为自己做的最新辩护是,作为贫困地区,收费维护景区环境,也是无奈之举。换位思考一下,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当然,同样的要求对张北县政府也同样适用。草原天路收费的前提,是其功能定位的彻底改变,由一条用于车辆通行的道路,变成了用于观赏美景的观赏线路。那么站在游客立场,这条线路就应该具备更完善的观景条件,比如更多的观景平台,更充裕的停车场地,更方便的服务设施等等。总之,50元的门票,总要物有所值。

另一个对张北政府更高的要求是,既然草原天路的通行功能已经被废止,那么就应该有替代的方案。比如修建另一条风景不那么秀丽的公路,以供公众方便且免费地通行。

相关阅读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